快要被查,他带了25部手机仓皇出逃!

2020-12-10

  原标题:快要被查,他带了25部手机仓皇出逃!

  12月10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详细披露了一起医院系统腐败案件的相关消息。在这起牵涉多人的案件中,杭州市桐庐县卫生健康局原党委书记、局长蔡忠明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桐庐县第一人民医院原药剂科工作人员王晓俊因受贿罪、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桐庐县第二人民医院原药剂科主管药师王丽娟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

  去年以来,杭州市桐庐县医疗系统接连有多人因职务犯罪被追究刑事责任,除5人因受贿被判刑外,4人受到降级、撤职等政务处分,11人受到警示约谈、责令检查等问责处理。

  在这起“塌方式腐败”案件中,小到基层乡镇卫生院,大到桐庐县卫健局,各级干部沆瀣一气,严重污染了当地医疗卫生系统的风气。由于这起案件是系统性腐败、群体犯案,“猫腻”多存在于药品采购回扣上,该案严重影响了公众的就医权益,损害了公立医疗卫生系统的公信力。

  从今年上半年披露的医疗领域腐败案件中,可以看出,收取药品耗材回扣是出现频率最高的问题,在各起案件中,涉案金额居高不下,腐败利益链条环环相扣。桐庐县医疗系统的贪腐链条,也存在上述特点。

  在桐庐县这起腐败窝案中,药剂科工作人员占据较大比重。不过,可别小瞧了小小药剂科手中的权柄。按照杭州市妇产科医院纪委书记宋醒的说法:“医院引进新药需要遵循‘临床科室按需申请——药事管理委员会论证决定——药剂科按计划采购’流程,而实际操作中,部分医院因制度执行不严,导致药剂科在新药引进中有较大话语权,容易成为药商围猎对象。”

  药剂科在药品采购上的话语权,使得其成为贪腐链条中极为关键的一环。比如桐庐县第一人民医院原药剂科工作人员王晓俊,虽然级别不高,但是却因为发现了“统方”数据在腐败链条中的重要性,以此为筹码交换了大量不法利益。在被药品销售人员“攻”下后,为帮助药品销售人员完成销售额,有的药房还会过量采购药品,也干扰了医院正常的医疗秩序。

  利益壮人胆,在以权谋私的道路上,各个利益链条上的人,都会聚拢在一起,结成更为紧密的贪腐利益联盟,将恶果扩散到医疗系统的方方面面。据报道,王晓俊凭借一己之力,以利益允诺作为诱饵,在这条贪腐的大船上,拉上了不少“入局”的人。这种无孔不入的腐败渗透,最终造就了一起规模巨大的窝案。

  据报道,王晓俊仓皇出逃期间,曾换乘4辆轿车、随身携带25部手机和一个装满了现金的行李箱。经查,直至案发,王晓俊通过药品回扣、统方好处费、礼金礼卡织就的生意网覆盖了桐庐县10余家公立医院、卫生院,涵盖药品种类达数百种,涉案金额总计1200余万元。

  医疗贪腐,能有多贪?曾经的“双百院长”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原院长王天朝就是典型一例。在位期间,他受贿总金额高达1.1亿,其中包括100套房子、100个车位。同样是在云南,楚雄州纪委监委查处的该州中医医院原党委书记、院长杨本雷,曾将巨额贿金藏匿于城郊几个大酒罐内,打开后钱款已经发霉,散发出难闻的气味。

  除了医药回扣,凡是权力能染指的地方,比如医疗器械采购、工程项目招标等,都可能成为医疗系统腐败干部以权谋私的工具。例如,浙江省丽水市中心医院原麻醉科主任雷李培,就利用职务之便,在药品、医疗器械及耗材的引进和使用过程中收受回扣331万余元,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这些回扣款通过过度医疗、不合理用药等形式转嫁到患者身上,令患者利益蒙受损失。

  医疗系统的运转需要大量资金投入,钱用在哪里,是不是花在刀刃上,有没有被人截留私扣,都是关键问题。只要抓住了这些问题,监管就能有的放矢,通过建章立制,将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医疗直接关系百姓民生,如果老百姓的辛苦钱不能用来缓解病症疼痛,反而因为这些“蛀虫”打了水漂,必然会造成严重的社会问题。

  资料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编撰 / 白毅鹏 

责任编辑:赖柳华 SN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