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金川矿区“笔记矿工”:车间“留堂”只为点石能成金

2020-10-20

  中新网兰州10月20日电 (张婧 崔琳)在选矿车间里,身着工作服的苏永剑腰间斜跨应急包、口罩、耳塞、安全帽……全副武装站在浮选就地操作箱旁,一边盯着搅拌槽的矿浆,一边点选显示屏上的任务指令。从碎矿作业区的皮带岗位,到磨浮作业区的浮选岗位,今年34岁的他进入选矿车间已有8年时间。与其他工人不同,苏永剑每次进入车间前,都要往口袋塞上一个小本子。

  号称“笔记矿工”的苏永剑,通过观察浮选泡沫的虚实、大小、颜色、脆黏,以及泡沫被刮入泡沫槽时的声响等,将其记录总结,并且还使用手机拍摄起泡现象,待出了车间再比对教材上的图像样本,向师傅请教。

图为金川集团选矿区的矿浆搅拌槽。 张婧 摄
图为金川集团选矿区的矿浆搅拌槽。 张婧 摄

  有时为了观察起泡变化,苏永剑整班待在浮选机旁,不断探索、反复试验研究,分析总结指标好与差的症结,利用业余时间钻研浮选专业知识,将实操经验和方法总结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泡沫观察法,在现场浮选工艺操作过程中得到广泛应用,为工艺技术指标的稳定和提升做出贡献。

  苏永剑的工作地点位于甘肃金昌市的金川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川集团”)选矿厂二选矿车间,他从一名退伍军人,到如今的车间班长,除了自学,就是“偷艺”。“12小时轮班制,跟完自己班组的工作任务后,如果仍有不懂的问题,我会留下来跟着下一个班组的师傅学习。”苏永剑回忆自己的学徒初期,尤其当自己班组的浮选指标不如其他班组时,他就主动给自己“留堂”。

  金川集团作为甘肃唯一全球500强企业,从扎根河西走廊戈壁,到产出第一批电解镍,再到镍产量居世界第三位,目前已在全球30多个国家和地区开展有色金属矿产资源开发与合作。选矿车间是对原矿的初加工阶段,浮选工艺作为该车间的一项工作又直接影响着精矿品位。

  苏永剑说,选矿车间的工作被工友们戏称为“点石成金”的过程,该车间工人一门心思只为提高浮选回收率指标,稳定精矿品位,同时还使铜镍金属回收率也有了很大提升。期间,苏永剑自学多本相关理论教材,以弥补自己在选矿专业理论知识的空白。

  “在生产线自动化以前,浮选工作均要手动完成,尤其需要板子、撬棍等工具操作阀门,进而控制搅拌槽中水和药剂的加入量,在当时,这是最考验浮选工人技术水平的一项难题。”苏永剑说,通过观察搅拌槽中的矿浆浓度、气泡现象等判断原矿、精矿、尾矿品位。

图为苏永剑通过点选浮选操作箱显示屏上的任务指令,以此控制搅拌槽的药剂加入量。 张婧 摄
图为苏永剑通过点选浮选操作箱显示屏上的任务指令,以此控制搅拌槽的药剂加入量。 张婧 摄

  2017年底,车间全新的半自磨生产工艺和自动化控制系统建成试生产,苏永剑以技术骨干的身份被抽调学习自动化操控系统。“不巧的是,第一天到试车班组就碰上设备故障,需要清理轴承箱,空间狭小作业难度大,工作时间长……”他说,为了不影响车间的试车计划和生产任务,他就带领几名骨干拆卸轴承箱,一干就是2天2夜,结束的时候浑身都是油。自动化控制系统生产以来,以前很难控制的阀门现在都换成了电子阀门。

  近年来,苏永剑还针对设备实施了品质控制课题研究,解决自磨成本高的问题,为车间创造经济效益约120万元,如今,他还开展导师带徒活动,凭借积累的现场生产经验和理论知识,为车间培养数名具备专业知识、操作技能的青年员工。(完)

【编辑:周驰】